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中超 > 内容详情

一指流沙乱情缘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118章你不了解你男人么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巴中新闻网 -[收藏本文]

    ,!

    姜淑桐的脸彻底白了,她本能地要去抢U盘,随即说到,“杜阿姨,您这样做,对您没有好处的,没有任何的迹象显示明城有故意杀人的动机,而且,所有的这一切,也没有顾明城要谋杀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杜鸣凤冷笑,“既然他没有这种意思?你脸白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”姜淑桐觉得杜鸣凤手里不可能有U盘的证据,一来顾明城不可能这么大意,把把柄留给别人;二来,杜鸣凤是怎么拿到U盘的?还是问题。工地是顾明城的,他都没有视频,为什么杜鸣凤会有?这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可是,她现在想给顾明城打电话,却没有机会,因为杜鸣凤正在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姜淑桐越来越觉得这是杜鸣凤在诈她,想从姜淑桐嘴里套出来实话,可是这些事情,终究是无风不起浪,杜鸣凤究竟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“在想我怎么得到这些U盘的吗?是有一个人偷偷录的,看到我一把年纪了,白发人送黑发人,可怜,所以把视频给我了!”杜鸣凤唇角一丝冷气。

    姜淑桐觉得,这话不大可能是杜鸣凤杜撰,而且,这些话,前几天她一点儿都没有提起,现在怎么就提起了?肯定是这两天,有人找她了!

    “给我看看U盘,这件事情我没有听说,明城也没有告诉我。”姜淑桐指着U盘问道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这是杜鸣凤手里唯一的证据,还有一点,如果真有视频存在,那拍这条视频的人究竟是谁?

    “视频是谁给您的?”姜淑桐在桌子的那边,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“没有!只是,您的儿子已经不在,这是既定的事实,您为何不安享晚年,非要搞起这种腥风血雨?如果你同意把U盘给我,您的下半辈子,我包了?如何?”姜淑桐在和杜鸣凤进行心理博弈,这场战争,就是看的心理素质。

 &nb宜春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sp;  最关键的,姜淑桐根本不知道U盘里有没有视频,还是只是杜鸣凤用来掩人耳目的!

    杜鸣凤看到姜淑桐脸色惨白的模样,知道U盘是拿住姜淑桐的绝佳的工具。

    她收起来,收在了自己贴身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告诉顾明城,以后,让他听我的,如果不听我的,我让他好看!”杜鸣凤阴狠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早已把先前病中的时候,姜淑桐照顾她的情节妄诸脑后,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替儿子报仇。

    既然是要挟顾明城的,杜鸣凤为什么不直接找顾明城谈,而是找姜淑桐?

    很明显,如果找顾明城,杜鸣凤肯定不是顾明城的对手,丝毫威胁不到顾明城,甚至还会把自己压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找姜淑桐,因为杜鸣凤知道,姜淑桐喜欢顾明城,在乎顾明城,又是个女人,不了解当时的真实情况,很多杜鸣凤的话,她分不清楚虚实,敌暗我明,她的心理状态必定会崩溃。

    果然,姜淑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劲儿,从茶几那边伸过手来要拿U盘,杜鸣凤冷笑着:“急了,很简单,你去把我的话告诉顾明城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!!!”姜淑桐忽然大喊了一声,因为杜鸣凤掖着藏着不给她,争执之下,姜淑桐本能地拿起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,捅进了杜鸣凤的身体。

    顿时,鲜血直流!

    姜淑桐呆了,这一辈子第一次做这种事情,刀“哐当”就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杜鸣凤捂着胸口,在挣扎,在呻吟,一边指着姜淑桐,“你——你好狠的心——”

    姜淑桐也觉得,自己太不冷静,太不理智了,为了看看视频的真假,竟然把杜鸣凤给捅了。

    姜淑桐愣了两分钟,打120,送婆婆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她这是故意伤害罪,要判刑的,要判刑的——郴州羊羔疯医院哪个好

    120的车上,姜淑桐抱着自己的头,后悔不迭,应该警察也会很快来找她吧,故意伤害罪,不是民事纠纷,也不是“不告不理”的案件,医院这么多人看到了,杜鸣凤的胸口上还插着刀,估计很快有人会报警的!

    那一刻,姜淑桐觉得自己的天都要塌了。

    她杀人了,这种丢人的时刻,她不想让顾明城知道,可是U盘的事情,终究是他的事情,他不知道,也不成的。

    姜淑桐脑子里很乱,很纠结,不知道应该不应该打电话给顾明城。

    车很快到了医院,姜淑桐跟着医生把杜鸣凤送进了病房,一直在低声哭泣,“对不起,对不起,妈——我不是故意的——”

    她趴在杜鸣凤的床上哭泣,可是杜鸣凤已经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警察随后就来了,医院那么多耳目,不可能所有的人看见杜鸣凤胸口插着的刀会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姜淑桐去了警察局,做笔录的时候,她说因为一点小事和杜鸣凤起了争执,茶几上一把水果刀,她看错了——

    纵然再诚实的人,这个时候,也会往偏向自己的方面说。

    姜淑桐尤其没有提顾明城视频的事情,不知道杜鸣凤醒来会怎么说,姜淑桐都不管了。

    在看守所里呆了一夜,姜淑桐一直靠墙,抱着膝盖,眼睛睁得很大,脑子里浮现出很多很多的内容,诸如:我会在牢里待多少年?如果杜鸣凤不治身亡,那她就是故意伤人致死,如果她没死,姜淑桐也会以故意杀人罪入狱。

    无论哪种情况,她出去的时候,都得三十好几快四十岁了,顾明城——

    他已经结婚了吧?

    他是不可能等着她了,而且,他那么高高在上,怎么会等着一个坐过牢的女人?

    她这一辈子,在捅下杜鸣凤那一刀后,就已经终结,此后的人生,大概要委曲求全济南癫痫临床治疗方法,低人一等地过日子了。

    去杜鸣凤去医院的时候,姜淑桐看了一眼今晚的月光,淡白色,如同她的心,红色腿尽,惨白一片。

    凌晨的时候,有警察来叫姜淑桐,说有人看她,姜淑桐呆呆的,出去了。

    会客厅里,姜雨薇在等着,看姜淑桐的表情,有些幸灾乐祸,可是她面上表现出来的却是为姜淑桐担忧,就是这两种表情,在姜雨薇的脸上显得特别狰狞。

    自从陆之谦把顾明城介绍给姜雨薇,姜淑桐就是她的敌人了,女人的心思,姜淑桐懂。

    “淑桐,我去看了陆之谦他妈了,她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我了,你怎么能干这种傻事?”姜雨薇一下子攥住了姜淑桐的手。

    姜淑桐瞬间觉得神经紧张,这么说起来,顾明城的事情,姜雨薇也知道了?这件事情,越多人知道,就越对顾明城不利。

    但是姜淑桐并没有表现什么,这时候自乱阵脚是不行的,一不留神,顾明城的犯罪证据就会坐实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明城没做那些,杜鸣凤污蔑他,我气不过,急了——”姜淑桐想着把顾明城做的事情大事化小。

    姜雨薇心知肚明地冷笑了一下,“他有没有做过,我不关心,我已经问过律师了,你的罪行,至少要判十年,为了他,值得吗?”

    要判刑的事情,姜淑桐早就有了思想准备,所以,姜雨薇这么说,她不惊讶,也不惊吓,只是反应淡淡的。

    这辈子,貌似真的和顾明城都没有关系了呢。

    “要我告诉他吗?”姜雨薇又问,“毕竟你是为了他,才来这个地方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姜淑桐已经认命,不想让顾明城替她操心,是她自己太不冷静了。

    姜雨薇说道,“那我走了!”

    姜淑桐点点头,看着姜雨薇朝着阳光的方向走去。

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一院癫痫科怎么样    从此以后,顾明城和姜雨薇如何,大概和她真的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姜淑桐在看守所里呆了三天,这三天当中,没有人来看过她,应该别人还不知道这事儿,可能是看守所的人给自己的亲属打了电话,所以,姜雨薇来了。

    姜淑桐在看守所里呆了三天。

    第四天的时候,有人来了,狱警的说法非常奇怪:姜淑桐,可以走了!

    她不懂可以走了是什么意思,还没判刑呢?她怎么可能走?

    这时候的她,已经非常憔悴,面色苍白,瘦了很多,没洗脸,化妆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她看到顾明城站在那里,等着她。

    姜淑桐的嘴动了动,可是终究没有说出话来,好几天没睡好,她已经神经错乱,头要爆炸。

    顾明城走了过来,揽过她的肩膀,半抱着她,两个人走了出去,很快,她就被顾明城塞到了副驾驶室里。

    姜淑桐的头在车上一点一点的,困,疲惫,声音就那么细细碎碎的从她的口中传出来,“你怎么知道我在派出所?”

    “他们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任何犯罪的事情,为什么要在里面?我让杜鸣凤承认了私了,把你和对她的伤势,说成是打闹的不小心,另外,给了她一百万,她的伤势没有大碍,你手轻,她只是皮肉伤,你属于致她的轻微伤,可以私下和解,还有,她给你的U盘是子虚乌有!你不了解你男人么,我做事什么时候被人抓住过把柄?这些话她不过道听途说,想诈你,她知道诈我诈不出来。”顾明城的车开的很快。

    这些话,如同线一般,在姜淑桐的耳边划过。

    阅读,,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