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拍案说法 > 内容详情

华年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 魏十万的崛起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巴中新闻网 -[收藏本文]

    迎着对面少年的灼灼目光,久经沙场的卷毛第一次感到职业危机——他向来擅长给别人挖坑,而对面中国少年却给他挖了一个大坑,等着他往里跳。

    卷毛试着化解尴尬“呃,怎么说呢?有这样的内容……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有很多这样的内容吧!”孙瑞阳见他吞吞吐吐,便打断了他“我小时候在英国大约待过四个假期,我看到了书店里卖的有关中国的书。我父亲曾经告诉我,相当多的西方人对中国抱有很大的偏见,我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,看了那些书之后,我才明白了。不知道是作者的见识有限,还是他们刻意为之,那些书上的中国,大约还停留在封建社会,跟我生活的中国至少有半个世纪的时差。”

    卷毛不相信这个少年的口才会压过自己,他重新调整战略,又开始回避问题“那我很好奇,你们中国的课本,是怎么描述西方社会的呢?”

    “缺点、优点都有,但是我们都承认,西方现在确实比我们发达,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。”孙瑞阳坦然笑道“我们不会刻意抹黑,也不会对其他国家的长处视而不见,因此,我们才能客观地看待这个世界,学习别人的长处。”

    卷毛懵了,这小子是在教训自己么?他还没来得及提问,孙瑞阳又说道“如果你们对中国的认识只停留在半个世纪之前,那对我们来说,未必是一件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在你们放松警惕的功夫,我们正在悄悄崛起”,这句话是孙瑞阳想说的。但是他没有说出来,让卷毛自己去体会吧。

    而卷毛的方寸已经乱了,他语无伦次地说道“我们当然承认,中国是个很伟大的国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是这样想的,我们曾长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,我们也习惯了那样,以至于后来有了一段黑暗时期。我相信我们会再度崛起,就像我们曾经习惯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孙瑞阳目光炯炯,闪耀着火焰一般的热情。而卷毛彻底傻了——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问什么问题来着?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说道“呃,我们来聊一下中国的教育吧!你觉得中国的教育公平吗?我听说你们上大学,要比其他地方的学生难得多,你就没有不满吗?”

    “每种制度都有优点、缺点,我当然会觉得不公平。但是为了克服这种不公平,我选择更加努力患者突然倒地抽搐是什么原因,将来才能改变这种制度;一味抱怨的话,什么都改变不了。”

    卷毛期待的效果是学生义愤填膺地控诉教育的不公,却没想到他碰上的是这个学校最理性的学生。他从未如此狼狈地进行采访,以至于匆匆结尾,恨不能将这些视频全都删掉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他充满了挫败感,但不得不说,他很敬佩孙瑞阳这样的学生;对他从未放在眼中的港城二中,也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。他甚至觉得,要重新审视一下当代中国了。

    孙瑞阳酣畅淋漓地完成了采访任务,把埋藏已久的想法全都吐露出来,身心格外舒畅。在回教室的路上,他遇见了乔琳。乔琳见他眉眼带笑,便知道他肯定赢了。

    “你教训那个傲慢的卷毛了?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教训,只不过没让他讨到便宜。”孙瑞阳答道。

    乔琳懊恼地跺着脚“刚刚我还后悔呐!我脑子里有那么多想法,可我英语不好,说了两句就跑了。可跑了之后,就想起来怎么用英语说了!越想越后悔!”

    乔琳鼓着腮帮子,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,可爱到无与伦比。如果不是在学校里,孙瑞阳真的很想捏捏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好啦,我已经都替你说完了,

    你也别耿耿于怀了。以后好好学英语,别忘了,你还想要采访卡卡呢!卡卡的英语也很棒啊!”

    “嗯!”乔琳笑得比春光还要灿烂。她不会预料到,在很多年以后,她会成为一名资深翻译,再也不会因为英语不好而沮丧了。

    欢迎仪式定在下午两点,各班自觉到学校礼堂集合。这相当于一个小时不用上课了,学生们欢呼雀跃,盼望着这样的活动多举办几次,上课时间就会少很多。

    双方领导发表完热情洋溢的讲话之后,就是文艺表演时间。这种场合的表演不需要数量多,但质量一定要高。港城二中准备了三个节目,一个是民族舞蹈串烧,一个女声独唱《敬酒歌》,最后一个民乐合奏《茉莉花》。

    这几个节目都是由二中的艺术生表演的,专业的表演让学生都看得入了神。徐校长也是满脸自豪,跟身边的李兰芝低语道“虽然说这种话有点儿自恋,但我还是想说——咱们的学生真优秀啊!真好看!”

    李兰芝笑道“谁说不是呢?治疗母猪疯有哪些医院刚才我就想说,二中的孩子们太棒了!”

    演出都结束后,主持人热情洋溢地说道“现在请各位同学起立,一起唱响我们二中校歌《乘风破浪》,以表达我们对远方客人的欢迎之情!”

    学生们都有点摸不着头脑——校歌哪儿有欢迎远方客人的意思啊?但他们还是很顺从地站了起来,清了清嗓子,准备放声歌唱。二中校歌也不知道是谁写的,调子很高,对毫无声乐基础的学生十分不友好,而且他们常常故意唱得狼哭鬼嚎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环节是徐校长即兴加的,因为他看节目看high了,便想让外国友人见识一下二中的凝聚力。可是很快,徐校长就为自己一时狂妄付出了代价。

    因为激昂的前奏刚出来,伴奏就卡壳了。旋律一顿一顿的,格外刺耳,就像便秘一样难受。

    负责音响的老师一下子就慌了,把音乐关了,重新打开,还是没有任何改变。外宾们窃窃私语,而徐校长脸色铁青,他偷瞄了一眼,s学校校长维持着面子上的礼貌,但不停地低头看手表。很显然,他们对齐唱校歌这个环节并不怎么感冒,反正他们也听不懂歌词,还不如早点儿结束,他们也能休息一会儿。

    主持人忍不住悄悄问徐校长“要不咱把这个环节取消了?或者清唱?”

    徐校长没好气地说“取消?这不让外人看笑话吗?哎——那边不是有架钢琴吗?用钢琴伴奏不行吗?你本身就是音乐老师,不会弹校歌?”

    主持人尴尬地说“我……我的专业是声乐,钢琴弹得并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找个会钢琴的!别给我丢人!”徐校长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每个人都有了不同的焦躁情绪。魏成林不经意瞥见那架钢琴,仿佛听到了它的呼唤。

    魏成林一开始没有在意,反正眼下的情形也与自己并无关系,他很无所谓地站在那里,跟其他同学一样,或是走神,或是发呆,等着老师下一步指令。

    但即使他看向别处,依然能听到钢琴的召唤,一声又一声,那么清晰——魏成林!魏成林!

    于是他又看向钢琴,仿佛那是一个沉默的朋友,只有他才能让它打开话匣子。他心脏狂跳,手心冒汗,强迫自己不要看它——于我何干?我是一个差生,从来都没有人认真听我讲话,也从来没有人认为小儿癫痫中医治疗,我有什么拯救世界的超能力。况且,我都不相信我自己。

    于是他再度若无其事。而此时,喧哗声越来越大,坐在最前面的那些外宾,笑容

    变得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魏成林心想,真的很奇怪啊!此情此景明明跟我没有关系,为什么四面八方都在喊着“魏成林”?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看向乔琳,乔琳示意他上前;他又看到孙瑞阳,孙瑞阳也示意他上前;闵佳就站在他前面,忽地回过头来,清脆地喊了声“魏成林,快上去啊”!

    于是,心脏再度狂跳不止,他看着那台钢琴,更确切地感受到了它的召唤。

    就像是冲锋枪之于乔楠,奥数题之于孙瑞阳…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,而钢琴,就是自己的使命!

    魏成林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舞台前面的,而且他不知道,他每一步都那么坚定,看他的背影,他仿佛是去拯救世界的少年,每一个脚印都闪着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走上舞台,冲着两千多为同学深深鞠了一躬,就像他小时候经常做的那样。底下的喧哗达到了顶点,但不过片刻,喧哗便归于平静,一种深沉而又凝重的平静。

    负责音响的老师急忙把话筒架好,魏成林掀开钢琴盖子,闭上眼睛,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。他昨天弹过,知道c大调、d大调的几个键走音了,他不会调,但是他可以转换成e调的,尽量避开那几个走音的键。

    他冥思苦想了片刻,最终跟同学们说道“钢琴有点儿问题,我弹的旋律比平时的高一点,大家尽量往高了唱吧!这样更有气势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出人意料,下面的喊声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浑身的热血流淌到指尖,让他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舞。流畅的旋律从指尖倾斜而出,磅礴大气的钢琴声回荡在宽敞的礼堂里。

    “滔滔渤海水,淘尽无数英杰;

    巍巍昆山峰,闪耀无尽光明。

    啊~

    我们是最自豪的港城儿女,

    我们是最优秀的二中学子;

昆明治疗癫痫最好的办法     我们乘风破浪,勇往直前!”

    或许是被热情高歌的学生们感染,二中的老师们也不知不觉地跟着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从来不言败!

    我们学会了忠诚博爱,

    立志做最强一代;

    我们肩负着荣辱兴衰,

    不辜负祖国期待;

    总有一天,

    我们站上世界的舞台,

    让所有人为我们喝彩;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我们是最自豪的港城儿女,

    我们是最优秀的二中学子……”

    二中学生也不知道怎么了,平时感到稀松平常的歌词,此时竟然会唱到泪流满面。不知不觉,徐校长他们竟然也闪着泪花。所有人都在放声高歌,自豪感从未如此强烈。

    魏成林的钢琴弹得铿锵有力,激情澎湃,最后的收尾干净利落,就算没有人歌唱,但一点都听不出走音来。

    一曲终了,台下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。二中学生发自内心地为魏成林鼓掌,也为自己鼓掌。

    几位外宾的耳朵都被震麻木了,但是他们竖起了大拇指,由衷地赞叹道“谢谢你们,让我们听到了这了不起的歌声。真的太棒了!”

    只有音乐老师才知道魏成林是怎样改编的曲子,她忍不住自言自语“没有任何准备时间,却能转换得如此完美!这音准太可怕了!天才!真是个天才!”

    魏成林额前的头发都湿透了,他的手还放在琴键上,微微颤抖着。他听到了同学们的欢呼,也听到了外宾的夸奖,可他却出奇地平静。他盯着自己的手,忍不住热泪盈眶——现在,这双手,要复活了吗?

    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